建構中 建構中
 

針針的思念織給了你

 

「名冊計劃愛滋紀念被單」之由來

  此項被單的構想始於一九八五十一月,由克里夫瓊斯(Cleve Jones)所提出;自一九七八年舊金山行政官,也是同性戀者的哈維米克(Harvey Milk)遭暗殺以來,瓊斯即協助組織舉行每年一度的燭光遊行以紀念米克。在策劃一九八五年的遊行時,他得知舊金山地區死於愛滋病的人數已突破一千大關,他激動地請求每一位遊行者在卡紙上寫下他們死於愛滋病的朋友和愛人的姓名,在遊行的尾聲,瓊斯和幾位同伴站在梯子上,於一片燭海面前,將這些卡紙貼在舊金山聯邦大廈的牆面上,這面寫滿姓名的牆,看在瓊斯眼堙A正像是一條縫綴而成的被單。

  由此情景所激發的靈感,瓊斯著手策劃設立一個更大的紀念物,一年後,他為「名冊計劃愛滋紀念被單」製作了第一面布片,以紀念他的朋友馬文費德曼(Marvin Feldman),並將此被單獻給他。一九八七年六月,瓊斯與幾位同志正式成立「名冊計劃基金會」。

  這項被單活動迅速獲得熱烈迴響,美國地區遭愛滋感染最嚴重的城市─紐約、洛杉磯和舊金山-紛紛寄送布片到舊金山總部,以紀念他們的朋友和愛人,各方有心人士也慷慨捐贈縫紉機及辦公室用品,並有許多義工前來協肋。隨著被單活動的漸受矚目,參與的人也更多了,來自全世界各地數以千計的個人及團體紛紛將布片寄至舊金山加入被單活動。

  由於被單首展引起了異常熱烈的迴響,華盛頓特區於一九八七、一九八八,一九八九和一九九二年十月,巡迴數十個城市舉行被單展示,完整呈現全部被單。一九九六年十月十一日至十三日的哥倫布紀念日(Columbus Day),再度在華盛頓特區共同展現完整的名冊計劃愛滋紀念被單,名冊計劃已累積至五萬面布片,佔地超過三十二英畝。此項被單活動,是全世界社區藝術計劃中最巨大的範例,它重新界定了被單製作的傳統反應現今的情況。

資料提供:
美國「名冊計劃基金會」The NAMES Project Foundation